您的当前位置: 人文地理 > 正文
突发新闻 / 枣庄新闻网

情洒翼云山

作者:杨军 苏羽 孙明春 文章来源: 枣庄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13-07-12 18:52:49 社区讨论

 

 
 
 
 
 
 

记者 杨军 苏羽 孙明春 文/图

据史料记载,古薛河山城流域有三条水系:一条是西沟,从山城的官庄、沈庄村内流向;一条是南沟,翼云山流向;一条是冷山沟,石板房水系。这三条水系交汇流入薛河。7月10日,本报“走薛河”采访组来到有“邾国故都、花椒之乡”美誉的山城街道,亲临石板房,登上翼云山去寻求薛河流经的滴滴脉络。

◎“穷命庄”的变迁

兴隆庄石板房村位于山城街道东北4公里的群山深处,因其房屋是用石块、石板建筑而成,被当地人称为 “石板房”村落。

“明清时期,一些百姓为躲避兵荒马乱,逃到此处谋生,便就地取材,从山顶上采下一块块薄石板,在椽子上铺成整齐的菱形或随料铺成鳞纹代做房瓦,房子高至4米的四壁也是用石板或石块砌垒,甚至家庭日常用的桌、凳、灶、钵、缸、盆等,都是用石头凿的。如今,仍有80%以上村民居住石板房,他们仍使用着石碾、石槽、石臼、石磨、石台等石制器具。”石板房虽然风雨不透,冬暖夏凉,防潮防火,可是采光性较差。据村里年长者介绍,现存石板房建造时间最长的已有260多年的历史。兴隆庄原不叫兴隆庄,那时,山外人都称“穷命庄”,村里人则自称“神龙庄”。山亭街道报道站宋伟讲述了石板房的曾经和现状。

记者站在石板房“部落”大门前,看着这些曾经就地取材的“样板房”,感受着石板房村民的勤劳与朴实。脚下的小路铺满了碎石片,踩上去“咔咔”作响。记者一行人的踩踏,形成了雄浑的“咔咔”交响曲。

当地的一位老人告诉记者:“曾经的石板房不像现在这个样子,居民生活条件很差,根本没有一条像样的路。村里30至40岁的人都搬到了山下的沈庄以及附近新建的社区居住,还有一部分老人对石板房有特殊的感情不愿意离开,依旧守护着自己的房子。”老人指着不远处一片类似别墅的建筑,那里就是这些石板房村民的新家。

烈日当空,工人们还在工作,用一块块石头拼凑着房屋,一下下敲打着石头,拼接出石头与石头之间最吻合的接缝。

与城市里“水泥盒子”相比,石板房的原始美、自然美、沧桑美,沁润着我们的心灵,原来我们还可以和大自然这般亲近、这般融合!这里屋顶上铺满的层层“石瓦”,它不是人工所为,而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,一种被称作页岩的石板。

老人们像大山深处的“护卫”还守在自己的石板房内,守护着这座百年古村落,更守护着一种精神眷恋。

◎“一把铡刀闯天下”

说起薛河,不得不提到的一个村子叫沈庄村,说起沈庄村不得不提的到一个人。他就是近代史上被称为“青帮大佬、民国教父”的张锦湖。上海滩青红帮“大”字辈的祖师爷;曾面见孙中山参与辛亥革命;协助清末状元张謇开辟“实业救国”之路;黄金荣杜月笙等上海“三大亨”尊他为师;国民政府总统蒋介石亦拜其门下;毛泽东亲弟毛泽民位列其“仁社”名下;生前被北洋政府授予通海镇守使、陆军上将、杰威将军;死后获蒋介石亲笔颁题“海岱硕望”。

据资料记载,张锦湖(1865―1944)名仁奎,字锦湖,民国陆军上将,加杰威将军衔,枣庄市山亭镇沈庄村人。张锦湖原籍徐庄镇张山湾村。

现年67岁的沈广居曾经是山亭区团支部书记,据他父亲沈玉凤回忆,张锦湖童年在山亭镇沈庄村沈姓地主家干活。1890年,他手提地主家一把铡刀投奔清朝广西戎行当兵,后被提升,领兵百余人。辛亥革命后,张锦湖率部投靠孙中山领导的国民革命军。是年,国民革命军攻打南京,历时三日未克。张锦湖自告奋勇攻打南京,并请求上级拨精兵一千,保证一月内攻克南京。七天后的深夜,南京守敌被张锦湖的虚张声势吓倒,弃城逃窜。张锦湖因智取南京有功,被提升为两淮盐运使,后任南通镇守使,代管长江水路800里。1932年,张锦湖捐款二千元重修位于家乡的翼云山庙宇20余间,修盘山路3华里。

沈玉凤老人还告诉记者,“我年轻的时候参加过儿童团,主要负责查路条,相当于现在的高速公路收费站。沈玉凤参加过淮海战役,还曾是民兵团的一员主要负责保护后方医院。”

老人讲述着薛河流域走出的英雄,途经附近的风景,山水交融。记者在此望着老人指去的方向,那里就是薛河。

◎“高山深处有人家”

“江流天地外,山色有无中。郡邑浮前浦,波澜动远空。”山城街道山亭村北约3公里处,有一座翼云山,海拔620.4米,为鲁南第一高峰。

沈广居老人讲,“翼云山以前叫‘高山’,山亭新城在翼云山前环抱,东有石嘴子水库环绕,山涧清泉潺潺,柴扉小扣鸡犬相闻。登上翼云峰顶,顿有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之感。因而登翼云山东峰观日出,其景象蔚为壮观,可与泰山之巅观日出相媲美。”据了解,翼云山之名出自于翼云山“泰山行宫”里的一通碑文:“山名翼云,崇高也,山与云连,朝夕往来,烟雾白云与山交会,双峰白云吐扬,故名之曰翼云。”

记者的车开到半山腰的一处停车场。沈广居老人说:“汽车就只能开到这了,剩下的要靠我们自己往上爬了。在山亭有一奇,那就是‘汽车没有走路快’,汽车走过的弯道比绕捷径要远上3里地。虽然捷径曲折不平,时而陡峻,但是可以很快爬上山顶。”

翼云山西峰,山崖高耸入云,似刀削如斧劈,险峻无比,然而崖根山路宽阔平整,犹如天街走廊,横卧西峰达1公里。翼云峰顶呈马鞍状,由两个石灰岩崮顶组成,即西峰和东峰。登西峰峰顶有两条路可走,一路在崮西,名曰“西南门”,天公造就的脚窝隐藏在盘曲的石缝内,仅容一人侧身攀登;另一路在西峰崮的东北方,名曰“吊桥关”。由此通过,上下需攀援十几米高的峭壁。因西峰地势险要,历代为乡民结寨起义抗匪避难之所,至今峰顶数百个营垒的断壁残垣依稀可见。

在距离顶峰还有近一半的路上,记者见到了在山上生活的沈朝江老人。“2002年我就在山上住了,现在住了11年了,我今年都已经79岁了。”沈朝江老人边给记者洗水果边说,“这是山上的供果,有小苹果样式的水果,还有李子,梅子等。你们上山用了得快一个小时了吧,这座山我从小就爬,现在每天平均爬两趟,每趟20分钟左右。我在这里的工作主要是修建山上的古庙。”老人告诉记者大约在上世纪四十年代,山上每年正月十三到十五都有庙会。

望着远处的最高峰,记者已经体力不支。沈广居老人说了一句“望山跑死马”。看着很近了但仍然很远。记者抬头看看天,天上的云呈现氢弹爆炸后的蘑菇云状,骄阳时而躲在云层中,时而露出照耀着这座“鲁南第一高峰”。

“这是我48年前种的一棵刺槐树,现在长高了。”山中腰沈广居站在自己1965年种下的一棵树下感慨万千。如今这棵树已经融入这山林间,枝叶茂密,树影斑驳。

走过一段平坦的道路后,一步一步的石头阶梯伸向远方。这些阶梯就是当年张锦湖派人修建的,方便了这些上山人。一座座石头屋框子在山上成群成片。这些屋框子是清末年间老百姓为了躲避战争祸乱修建的。还有旁边的电线杆,当年全是靠人力一点点从山下扛上来的。

白云观、财神殿。走到这里我们就已经快要接近顶峰了。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。这座寺庙现在已经被破坏了,还有庙旁的几根雕龙柱也已经被破坏了。”望着寺庙上空盘旋的雄鹰,天空的云缓缓游动,沈广居老人不禁有些感伤。

在山顶,记者看到了电视信号塔,坐落在一处建造较新的房子中间。记者走进信号塔房子内,40岁的高贵涛是山亭区广播影视台的工作人员。据他介绍,山上的电视信号塔和房屋建造用的材料全是从山下靠人力运上来的。“这里是山亭区广播影视台翼云山发射部,我的工作就是保证这里的机器能够正常运作,保障山区百姓能够看上电视频道。”

“我在这里工作已经15年了,15年来一个人身守大山,尝尽孤独与寂寞。让我自豪的是电视信号南至台儿庄徐州贾汪、东至临沂、北到泗水、西至济宁都能够收到,能够满足300万人观看。”高贵涛告诉记者。

记者在屋内的墙上看到挂满了高贵涛自己写的字画。“一个人在这山上,只有毛笔陪着我。练字是我最大的爱好。”一幅“情洒翼云山”的毛笔字体现了高贵涛对高山的情怀。

翼云山的石碑上记载着“620.4米的数字”。看着远处的翼云湖,凝视着石嘴子水库,注视着身边的一草一树,俯视着整个山亭全貌和远处大山,仰望着天空中白云慢慢浮现出凤凰模样,仿佛插上了一对双翼,缓缓游向薛河……

新闻录入:池研 责任编辑: 池研
相关文章

神奇的鲁南翼云山

枣庄论坛热图
枣庄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枣庄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枣庄日报、枣庄晚报、本站原创”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,版权均属于枣庄日报社和枣庄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枣庄新闻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 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枣庄日报、枣庄晚报、本站原创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来电或来函与枣庄新闻网联系。
※ 联系电话:(0632)8166090

新闻推荐
24小时排行 /热帖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