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 人文地理 > 正文
突发新闻 / 枣庄新闻网

走马水泉探风物

作者:杨军 孔浩 岳娜 刘明祥 文章来源: 枣庄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13-07-05 15:48:30 社区讨论

 

 
 
 
 
 
 

记者 杨军 孔浩 岳娜

通讯员 刘明祥 文/图

据最新出版的《京杭运河•齐鲁风情》(枣庄卷)一书介绍,薛河因其上游流经薛山而得名,发源于山亭区水泉镇、徐庄镇境内,其下游属十字河水系。其上游有三大支流,北支发源于山亭区水泉镇海拔528米柴山的西江;中支发源于山亭区徐庄镇海拔598米泉崮山的东江,东江和西江汇于山城街道海子村,始称薛河,向西南流经滕州市羊庄镇;南支发源于山亭区凫城镇定盘山口的大计河(即巨龙河),自左汇入。薛河自水泉镇柴山算起,全长89.6公里。

为了追溯薛河的源头,了解当地的自然风光、风土人情,以及古代留下的文化遗存,7月2日,本报“走薛河”采访组冒雨来到山亭区水泉镇采访,在这个号称“中国火樱桃•中华奇石之乡”的山水小镇中,着实体验了一把“人在画中游,处处皆美景”的名不虚传。

板上踏歌

板上村位于水泉镇的东南方,在蒙蒙细雨中,这个被河流环绕的小山村,像一位娇羞的村姑,愈加显得妩媚可人。记者首先来到了这个村子采访。

板上村支部书记张焕娇告诉记者,板上村始建于隋朝,原来叫班珩村,因为文字生僻,1955年被改成了板上村,由板上、千庄、东岭三个自然村组成,村里张、满、任、李四姓为大户。

为证实薛河就流经他们村庄,张焕娇带记者来到了村子西部的张家墓园,记者看到,在一通1955年12月立的“张二公”的墓碑上,刻着“双峰巍巍护联吉地,薛河洋洋环绕佳城”的对联。张焕娇说,村子东面就是有着双峰的房山,薛河自上游的柴胡水库一路流来,流经他们村西之后90度转弯向东流去,最后蜿蜒流进了石嘴子水库。一千多年来,板上村村民临水而居,在薛河的怀抱里尽享大自然的恩惠。

板上村西南的薛河转弯处是一座几十米高的小丘岭,记者看到,因为常年的水流冲击,岭下岩石突起,形成了一道二三十米高的悬崖,许多植物从崖上垂下,郁郁葱葱,煞是好看。51岁的村民张培俊告诉记者,这处河道被村民称为“前河沿”,有十几米宽,最深处不见底,传说有鏊子大的老鳖藏在里面。悬崖下有泉,冬暖夏凉,常年不干,过去干旱时其他村中的村民都来此挑水,因为长年累月的舀水,泉下的石板上自然形成了一个圆形的臼窝。村里1959年曾治理河道,作为滕县当年的典型,“治山治水,第一面红旗”这几个字曾被刻在石碑上,至今这座石碑还在。

顺河东行几十米,一座数米宽的石板桥横在河道上,桥头有着“立新桥”字样的石碑。村里83岁的老书记张焕印告诉记者,这座桥是他1973年领着60多名村民修建的,桥上的石板全部来自张家老林,那次一共建成了三座石板桥,方便了村民的出行。记者看到,这座30多米长的石板桥经过40年的风雨,依然坚固,桥西侧两个石雕龙头栩栩如生,仿佛要伸到薛河中饮水。

在石桥南侧是一座用青石垒起的数米高的戏台,村里没人知道它建于何朝何代,直到六七年前这座戏台还在使用。张焕印老人说,当年石桥附近有集市,戏台上经常上演梆子戏、柳琴戏,那可是村里的一景,现在电视、电脑普及了,也没人来演戏了。看着这座长满了野草的古老的戏台,老人的眼中似乎有着一丝留恋和遗憾。

漫步村中,不时能看到各种大小的奇石。张焕娇告诉记者,他们村里盛产奇石,远销各地,很多村民都靠着奇石发家致富。板上村因为历史悠久,文化遗存较为丰富,村里有关帝庙遗址,村东还重修了极乐庵。村子当年是八路军的根据地,现在村里还有解放前留下的炮楼,和上百年历史的“板上药铺”。张焕娇说,“板上药铺”当年非常有名,传了好几代人,因为老中医张桂森医术高、医德好,周边地区的病人都慕名而来,老人还曾救治过八路军伤病员,解放后曾担任滕县中医院院长等职务。“板上药铺”由张桂森的四儿子开到了七八年前,现在仍有20多间老房子保护完好,这些房子由块石垒就,青瓦覆顶,门前石阶光洁,墙上还有一个石质的“拴马橛”,由此可见当年药铺的辉煌。张焕娇说,张家院中还有一棵百年树龄的桂花树,颇为珍贵,每到秋季桂花飘香,满村都能闻到。

柴胡溯源

离开板上村,记者来到了水泉镇东部的柴胡村,这个位于柴山脚下的小山村便是靠近薛河源头的村子。

水泉镇党委宣传委员王福贵告诉记者,柴胡水库是上世纪50年代末建成的,现在的水库位置就是当年村庄的所在地,为了蓄积从周边山涧流淌来的溪流,村子整体搬迁到了高处,建成了这座水库,柴胡村便也变成了分居水库东西两岸的东、西柴胡。

记者看到,柴胡水库蓄满了水,雨滴打在水面上,荡起阵阵涟绮。在这静谧的湖光山色中,绵绵细雨挡不住垂钓爱好者的兴致,水库两岸挤满了一个个挑竿静坐的垂钓者。来自市中区的王先生告诉记者,柴胡水库水质好,风景美,他和朋友经常来此垂钓,其实他们大部分都是“钓翁之意不在鱼,在乎山水之间也”,原生态的薛河源头,令他们流连忘返。

在水库的东侧,记者看到一块较为平整的巨石立在岸边,非常惹眼。王福贵说,这块石头可有来头,该村现年90岁的村民许培友,1946年担任附近4个村的支前民兵班班长,当年10月,时任新四军军长、山东军区司令员的陈毅曾率部驻扎在柴胡村。陈毅让许培友用苘毛扎制成“大笔”,并帮他扶着梯子,在巨石上写下了“消灭还乡团,铲除顽政权”的宣传标语。前几年这处珍贵的标语还清晰可见,见证了这里是革命根据地的历史,可惜的是经过风雨侵蚀,现在已经看不到了。

龙泉梵呗

薛河流经的沿途名胜古迹众多,有着“百里薛河景,千年始祖情”之说。水泉镇作为薛河的发源地之一,同样有着众多的名胜古迹点缀在山水之间,而龙泉寺便是最有名的代表之一。

下午三点半,当记者踩着泥泞赶到龙泉寺所在的山脚下时,天公依然不作美,降下瓢泼大雨,大家被汗水浸透又暖干的衣衫,马上被淋得里外透。在挂满了果实的山楂树下躲过这阵急雨,在满山的雾气氤氲中,听着泉水声,来到坐落在龙峪里的龙泉寺。

龙泉寺年轻的住持僧隆启法师告诉记者,该寺院应当建于唐宋年间,距今已是一千多年的历史,沧桑历尽,寺庙旧貌已难考,现在仅存几间正殿和厢房。自眼爽法师圆寂之后,近20年来寺院一直无人管理,房顶坍塌,院墙倾颓。为了重现龙泉寺昔日的辉煌,打造一处“净宗道场”,去年底开始,他四处化缘,重建龙泉寺,目前几处房顶均已换上了仿古的青瓦,工程还在继续中。

记者看到,寺里一棵600年树龄的银杏树根深叶茂,几通古碑记录着寺院的历史悠久,几位居士前来烧香许愿,音响里传出的佛教音乐和着袅袅的青烟,似乎已将尘世的烦恼抛向遥远。寺庙西侧数米,有两块小山般的“吸水石”,一块下面形成一洞,洞里有石碑和墙基,疑为古时地震,石从山降,滚落至此,幸未伤及寺院。越过双石,便是长满了芦苇的小山坡,在一块青石之上,两股清泉从颇似龙鼻孔的石隙中汩汩流出,水花四溅,水声叮咚作响,似梵呗清音,在山谷中回荡。泉水顺坡流下,在寺旁汇集成溪,水质清冽,蜿蜒流淌。

隆启法师说,传说古时寺庙兴旺时,西侧设有厨房,泉水经厨房通禅院。开饭时厨房僧人将饭钵放在水上,漂至殿前从不倾覆,众僧列坐溪水两侧,饭钵到而食之,如兰亭雅集一般,颇为有趣。那时庙内碑碣林立,银杏高耸,苍松参天,众僧听泉诵经,如入极乐世界……

龙泉寺得天然之妙境,遇执着之和尚,相信会成为薛河流域又一佛教圣地。

新闻录入:池研 责任编辑: 池研
相关文章

千年古台晒米城

探访泥沟风物

枣庄论坛热图
枣庄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枣庄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枣庄日报、枣庄晚报、本站原创”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,版权均属于枣庄日报社和枣庄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枣庄新闻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 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枣庄日报、枣庄晚报、本站原创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来电或来函与枣庄新闻网联系。
※ 联系电话:(0632)8166090

新闻推荐
24小时排行 /热帖
分享按钮